元朝武功天下无二,这方面也是世界少有没说的
更新时间:2018-12-08

元代的高官跟地方长官,只是当官享清福,处理日常政务就让一些小吏去干,只要能敛得钱财,那些小吏便有了政绩,可步步高升。所以,基层的小吏,权力相当大,作恶无所顾虑,只有打点好首长跟上级,杀人越货,万逝世不辞。基层政权叫社,50家破一社,社长只有一个任务,就是搜刮民财。元初,尚知在处所设义仓储粮备荒,到后来义仓都变成了空仓。当时的温州地方有一首民谣是这样传唱的:天高皇帝远,民少相公(地方官)多,一日打三遍,不反待如何!

那些在地方政权任职的蒙古官吏,还效仿上级随意强占民田,而后变民田为牧场,牧场里的牲畜越界到民田吃青苗,百姓只能忍耐,不能抗衡。从地方小官到朝廷大官,家家都有汉人做奴仆,多则上千人,地方上的官吏与百姓形成尖锐的对立。有一首《醉太平小令》这样写道:“官法滥,刑法重,黎民怒。人吃人,钞买钞(元末用新钞换旧钞),何曾见?贼做官,官做贼,混贤愚,哀哉可怜!”

官逼民反,老百姓也用秘密的白莲教团结受压迫民众进行对抗!白莲教首领韩山童在治黄的水利工地受骗时埋好一座独眼的石人,刻上“莫道石人一只眼,此物一出天下反”的谶语,不费大力便把千百万百姓动员起来。声势浩大的元末农民大起义暴发了。

元朝各级官员视贪腐为常态,世祖忽必烈时,就专用聚敛之人为丞相,如用回族人阿合马为他征税。这个阿合马沿袭一些少数民族掉队的纳税办法,当时判断国家一年税收总额,而后由各级官吏或富人承包,承包人只有交足规定数额,余下的归他自己所有,所以承包人千方百计制定赋税名目,甚至去世了人也要交税,数年之间税收以数十甚至上百倍增加,肥了承包人,苦了老百姓。

在元朝,各级官吏相见,下级向上级送礼毫不掩蔽,视为天经地义。比喻:下级初见上级要出“拜见钱”,上级向下级索贿叫“撒花钱”,逢年过节下级向上级庆贺叫“过节钱”,生日送礼叫“诞辰钱”,上级给下级分赃叫“常例钱”,旧官去职新官上任有“人情钱”,向犯人索贿叫“赍发钱”,打官司要交“公事钱”,官吏到了富余之地,可得多一点实惠,称“好地分”,把钱捞到手叫“得手”。总之,在元代几乎无官不贪,想清正为官都是很难的。元代良多民谣,形象而切实地反映贪官污吏的丑恶。比如:奉使来时惊天动地,奉使去时乌天黑地,官吏都欢喜鼓励,庶民却啼天哭地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现场报码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