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平原:不妨“经济搭台,文化唱戏”
更新时间:2018-11-05

包庇城市的历史文化命脉,做好了会有经济效益;但不能反过来思考,从经济效益的角度来决定性地“搀扶文化事业”。有些城市记忆对当地人来说很重要,但不见得能转化为旅行资源。就像卡尔维诺在《看不见的城市》中所说的:“然而,这座城市不会诉说它的从前,而是像手纹一样包容着从前,写在街角,在窗户的栅栏,在阶梯的扶手,在避雷针的天线,在旗杆上,每个小地方,都逐个铭记了刻痕、缺口跟卷曲的边缘。”这些琐琐碎碎的物件,外人看不出有什么好,只有本地居民才懂得鉴赏与爱惜。这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“历史记忆”,也是居民幸福感的来源之一。

不同于人均GDP,“幸福感”很难测算,但个别民众脸上的笑容非常直观。高下班时刻,让电视镜头对准大巷上促走过的民众,看他们的表情是轻松愉快,还是冷漠麻木,或者忧心忡忡,就能大抵明白这座城市的幸福感。对居民来说,谁都渴望自己生活的城市干净、舒畅、保险、有文化、有品位。可怎么才叫“安静”或“有品位”?社会地位不同、文化修养迥异,必定言人人殊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与其评选全国“最幸福的城市”或“最怕老婆的城市”(据说那是文化的标志),还不如看哪个城市更有文化。

城市不是为观光客而建,但风景旖旎、富有历史象征、充满活力的城市,确实能吸引很多观光客。这是“游览城市”的魅力所在,也是其破身之本。城市年轻,不历史文化命脉,不能胡编乱造;但若有此命根子,必须警戒庇护,适当时候再加以开发利用,切忌杀鸡取蛋。过去有句口号,叫“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”;我主张反过来,应该是“经济搭台,文化唱戏”——即便今天做不到,将来也须如此。因为,发展经济的终纵目标,是实现大众的安居乐业以及幸福健康;而是否幸福,文化是个主要指标。

不可从经济效益角度来取舍性地“扶持文明事业”

有好作家的城市,真的是“有福”—— 不妨“经济搭台,文化唱戏”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现场报码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